香蕉视频官网

淺談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的內涵與類型
发布时间:2018-05-31 14:40:49 发布者:香蕉视频官网 点击浏览:5000次

巴惠

【摘要】基于提高學生核心素養的目的,《普通高中語文課程標准(2017年版)》明確提出,在語文核心素養測試命題時建議“以情境任務作爲試題載體,讓學生在個人體驗、社會生活和學科認知等特定情境中完成不同學習任務,呈現語文學習的不同表現”,這與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的特點與要求基本一致。也就是說,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的寫作活動正契合新課程標准的要求,是培養和提升學生語文核心素養的重要途徑。本文將主要根據近年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的命題,研究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名稱緣起及特點,界定內涵。同時將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從“任務”類型與“驅動”方式兩個角度進行分類與闡釋,以期對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的教學有一定的幫助。

【關鍵詞】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  內涵  類型

【正文】

語文課標修訂組組長王甯教授曾對語文核心素養做過如下解釋:“語文核心素養是學生在積極主動的語言實踐活動中構建起來、並在真實的語言運用情境中表現出來的個體言語經驗和言語品質;是學生在語文學習中獲得的語言知識與語言能力、思維能力和思維品質,是基于正確的情感、態度和價值觀的審美情趣和文化感受能力的綜合體現”。

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着力引导学生在真实情境中训练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思维敏感性,培养探究意识与创新意识,追求思维的创新、表达的创新,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使之形成健康美好的情感和奋发向上的人生态度,逐步发展自我独立思想与处世原则,增强社会责任感,这也正体现了语文新课标的理念,呼应了语文核心素养的要求。

那么,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的內涵与類型应该如何界定与区分呢?

一、內涵

(一)名稱緣起

2015年,教育部考试中心張開老师首次提出“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他明确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通过增加任务型指令,着力发挥试题引导写作的功能,增强写作的针对性,使考生在真实的情境中辨析关键概念,在多维度的比较中说理论证”[②]。如2015年全国语文高考新课标甲乙两套试卷作文同时采用了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         

在甲卷中,考生不能肆意對試題所提供的材料發表觀點,而必須站在小陳、老陳或其他相關方的角度于具體真實情境中思考材料,對材料做出具體分析,並與相關方做出旗幟鮮明、論述充分的說理與交流,形成書信形式。這就打破了原有材料作文因不限角度而導致學生套作、宿構的弊端,卻不失選擇性,可以在題設的多方角度中進行選擇,且在選擇角度後,與相關方的說理與交流中必須進行觀點的碰撞,對學生多維度分析問題能力的提升有明顯作用,促成其理性思考習慣的養成。

在乙卷中,也同樣對考生的寫作有所限定,考生必須對試題材料提供的三名“當代風采人物候選人”做出最終選擇,選擇的過程,就是對三個候選人做多維度多層次的分析比較過程,態度鮮明地選擇一位候選人,闡述選擇的理由,同時闡述不選擇其他兩人的理由。在寫作過程中,考生的分析必須結合試題提供的具體情境,緣事說理,對學生理性分析的能力有較高要求。

也就是说,提供具体情境,提出明确任务驱动型指令,要求考生解决具体问题是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的典型命题形式,要求考生有良好的思维品质。

(二)命題特點

1.選材鮮活,具有時代氣息

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选题范围一般多为“时事新闻”,特别是能引发纸质媒体、网络媒体关注且热议的新闻素材,紧跟时代步伐,关注国家大事,体现社会生活,鲜活生动,具有时代气息。

2015年全國甲卷作文題直接取材于當年媒體報道的新聞事件,是湖北“荊楚網”記者鍾劍橋于58日的一則名爲《大四女生舉報親生父親獲警方獎勵100元》的報道,新聞事件原貌在高考作文命題中基本不變,當時被“中國新聞網”“新華網”“中青網”“鳳凰網”“騰訊網”等多家網絡媒體紛紛轉載,是引發廣泛關注的熱點新聞。

2.情境真實,激發寫作欲望

葉聖陶先生說過:“受教育的人的確跟種子一樣,全都是有生命力的,能自己發育成長的,給他們充分的合適條件,他們就能成爲有用之材。[③]”写作教学亦如此。要有“充分的合适条件”,就要提供学生一个适宜写作的具体情境,而这个情境最好是真实可感,能引发学生写作欲望的。而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便为学生提供了这样“适宜”的真实情境。因为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一般不采用诗歌、寓言、故事、名言警句等没有真实生活现实的材料,而基本采用现实生活中的真实事件,或者营造一个令人感觉真实的社会情境,让学生置身其中,明白交流的对象是谁,要取得何种效果,因而有想说的话语,有可讲的道理,有表达的情感,学生的写作热情由此激发。

2015年全國乙卷作文題,雖然“大李”“老王”“小劉”不一定是真正有其人其事,但整個情境是真實的,根據三人各自的經曆與成就,讓考生根據自己的理解判斷哪一位更具風采。這與平時考生生活中,對老師、同學或者公衆人物、影視明星的評判經曆是相似的,因此考生並不會覺得陌生與虛假,反而會覺得親切與真實,便于考生放松心態,理性思考,引發表達欲望。

3.立意多元,解放學生思維

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呈现的问题并非是单向解决的,通常情况下价值立场是对立多元的,可以从多维度进行理解与分析。这也让考生的思维打开,以一种自由开放的心态面对写作任务,即可以竭力为甲方助力,也可以站在乙方为其说理,甚至质疑双方的合理性,而提出自己新的见解。

2015年全國甲卷作文題呈現的孩子舉報父親的現象,一方面孩子出于對生命的敬畏、對父親和家人的關愛以及對其他過往行人的負責舉報父親是情有可原,但另一方面對立著的卻是“父爲子隱,子爲父隱”的傳統道德觀。對于警方將這則事件公諸官方微博的做法,是爲舉報違法行爲樹立榜樣旗幟作用,還是過度放大榜樣作用而傷害了舉報者,呈現對立面。對于廣大網友對此事件的點贊或質疑,是出于一時沖動,人雲亦雲,還是出于全面了解,理性判斷,呈現對立面。當然這道高考作文題呈現最深刻的是一對“法”與“情”辯證性關系,同樣擁有對立的特點。

面對這些矛盾對立面,考生寫作立意可以自行確定,選擇其中的一面進行闡述,或者綜合論述,表明觀點,呈現多元開放的特點。

4.任務指定,增強寫作限制

在立意角度多元、思维空间广阔的前提下避免套作、宿构是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最大的亮点。当然这和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明确任务型指令的写作限制是密不可分的。

2013年和2014全國甲卷作文要求均爲“要求選好角度,確定立意,明確文體,自擬標題;不要脫離材料內容及含義的範圍作文”。但2015年全國甲卷作文題轉變增添爲“對于以上事情,你怎麽看”的具體問題和“請給小陳、老陳或其他相關方寫一封信,表明你的態度,闡述你的看法”這一具體任務;2015年全國乙卷作文題增加了“這三人中,你認爲誰更具風采”的具體問題和“體現你的思考、權衡與選擇”的具體任務。

任務型指令的添加,有效避免了學生脫離任務脫離情境的泛泛而談,而必須緊緊扣住任務,有理有據地回複問題。現場作文的真實性與即時性優勢明顯,臨場思維反應能力與平時的思維素養高下一窺即知。

5.緣事說理,提高思辨要求

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在审题立意后,不能再是立即天马行空,跳出作文题所供材料,专用自己已准备好的素材进行论述,而必须就作文题所供材料进行理性分析,详尽论述。

2015年全國甲卷作文題,考生如果選擇給小陳寫一封信的話,就要具體分析小陳的行爲,對她的行爲做理性判斷,可以贊揚小陳對生命的敬畏、對父親和家人的關愛以及對其他過往行人的負責,也可以批判她舉報方式的“極端化”,提出合理的勸誡方式和表達愛的形式。但在整個論述過程中,分析始終以小陳行爲爲起點,舉報事件爲對象,不能只討論親情的表現形式,而忽略對材料、對事件本身的分析。

在分析的過程中,問題並非呈現單一面,所以對考生的思辨能力有較高要求,並且在對試題材料進行分析、思考和權衡的基礎上做出自己的選擇,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多維度闡明原因及解決對策,向思維的廣度與深度發展,並能一定程度上反思人與自我、人與自然、人與社會等哲學關系。

6.立德樹人,體現正確導向

時代的變遷與社會的發展變革導引著高考作文題的發展。《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指出:“核心是解決好培養什麽人、怎樣培養人的重大問題。”因此,高考作文命制的最大使命是立德樹人。

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紧抓时代发展脉搏,立足国家大事,源于社会生活,无不渗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无不体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引导青少年在写作过程当中,自然形成正确的三观,对社会的发展与进步拥有强烈的责任感与担当精神。

2015年全國乙卷作文題,要求考生從三個人物中選擇最具風采的一位。其實作文材料提供的三個候選人,分別是致力研究、竭力創新的科學家群體象征,潛心技藝、追求完美的技術工匠群體象征和將個人愛好與社會價值相融合的自由職業人群象征,更是科技強國、重視技藝、提高國民素質與建設美麗鄉村等國家理念的代言人,也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落實的具體體現。

二、類型

基于建构主义理论,西方教育发达国家的写作教学首先启用“任务驱动型作文”。在此,对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任务”類型的区分沿用西方语言学的任务分类法。

(一) “任务”類型

“根據心理語言學的寫作任務分類,可以分为三种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類型。

1.解決問題式寫作任務

解決問題式寫作任務就是讓學生完成作文解決具體問題。即在任務指令中常常包含“怎樣”“如何”等詞暗示學生對材料呈現的問題或現象進行解決。

2016年浙江高考作文題:

    

 “虛擬與現實”的任務指令是“對材料提出的問題,你有怎樣的思考”,表面上是面對“虛擬”沖擊“現實”的現象有何思考,實質上是對這個時代問題進行解決,當然解決的方式材料中給了選擇,抑或是接受,抑或是拒絕,抑或是有條件地接受,學生可以在作文中任選一種對“在‘現實’中如何面對‘虛擬’”這個問題進行解決。

2.決定式寫作任務

決定式寫作任務即讓學生通過寫作發表自己對一個帶有爭議性話題的看法及論述其原因。

該作文題的任務指令是“你認爲什麽樣的傳家寶更有價值”,即面對“什麽樣的傳家寶更有價值”這個有爭議性的問題,有人會認爲青花罐更有價值,也有人會認爲勳章價值更高,當然也有人會認爲祖訓作爲傳家寶價值最大。那麽學生可以結合自己的認識與思考,比較三者,自主選擇其中一種最有價值的傳家寶,進行充分論述,完成寫作任務。

3.交換意見式寫作任務

交換意見式寫作任務是讓學生通過作文充分發表對一個可討論性話題的意見與想法。

該作文題的任務指令是“你如何看待她的人生選擇”,即如何看待成績優異的石悅選擇了網絡遊戲直播這個職業。這便是一個可討論性的話題:學生可以贊同石悅的選擇,認同跟隨心聲走的做法;也可以反對石悅的選擇,認爲這是一種浪費國家教育資源、責任擔當意識淡薄的做法;當然也可以辯證看待石悅的選擇,肯定其選擇自由的同時,深入探索發生這種現象的深層原因,找出既能讓人選擇自由又能保證其不缺失社會責任與民族擔當的解決方法。學生可根據自己的思考各抒己見,交流觀點。

(二) “驱动”方式

教育部張開老師曾對試題評價提出過幾條標准:一是試題內容要通俗易通,考生易于理解,講究可寫性;二是文章的審題立意可多元,文章內容確立可自主,文體樣式的確定有空間等,講究選擇性;三是立意方向引導考生向健康、向上、深刻靠攏,講究導向性;四是思維深度引導考生向深刻性、創新性發展,講究探究性;五是寫作嚴防模仿與宿構,講究防套性;六是關注作文主旨的深刻性、思考的邏輯性,講究難易度。

以上试题评价“六条标准”对高考作文试题提出的在内容、文体、思想情感、思维等方面的要求同样适用于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具体表现为以下几种“驱动”方式:

1.體式驅動

體式驅動即作文題在文體、格式上對考生有所激發與規範。一般體式驅動分爲顯性與隱性兩種:顯性即直接在作文題中對文體、格式提出具體要求;隱性即不直接在作文題中提出明確要求,但是學生可通過相關文字判斷出作文題對文體、格式的要求。


該作文題明確對文體提出了要求“寫一篇議論文”,那麽學生便需嚴格按照議論文的文體要求進行寫作,這便是顯性體式驅動。


該作文題在文體及格式上並未有明確的規定與要求,僅要求“寫一篇文章”,貌似任何文體均可。但緊接著的要求是“對作家的看法加以評說”,那麽評說性、表達思考的文章只能是辯證性論述文。這便是隱性體式驅動。

2.對象驅動

 “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缘起于西方的‘任务语言教学法’,即基于完成交际任务的一种教学方法”。既然是完成交际任务,那么这种教学法或者说延续到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上的一种基本特质便是注重交际的目的与交际的对象,即有鲜明的对象意识或读者意识。

該作文題第一個選擇是給小王或小王的父母寫一封信,這就有明確的寫作對象,是小王,或是小王的父母,寫作過程中要考慮對方的身份與心理進行說理,方能讓收信者心服口服。第二個選擇是向“百姓家事”欄目投稿,那麽寫作對象首先是欄目編輯,必須論述有理有據,觀點鮮明,論證有力,才能說服編輯得以發表;其次要考慮發表後的讀者是廣大群衆,既包括像小王一樣的年輕人,也包括像小王父母一樣的長輩,那麽在寫作過程中就要兼顧兩者的感受,才能讓更多的人接受自己的觀點。正因爲有對象的存在,考生才有一個虛擬的交際者,建立起讀者意識,更能言之有物,說服對方。

3.內容驅動

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的独有特点促进了其在内容上驱动学生的写作热情。一是选材的鲜活,体现社会热点,材料均为学生所熟悉、感兴趣的话题,那么学生容易设身处地思考问题,解决问题;二是情境的真实,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所给的材料往往是真实具体社会情境,和学生的身边生活密切相关,更能引起学生的生活体验,激发其思维的活跃,进行不脱离现实的理性思考;三是问题的对立性,材料往往不是单层单向的,而是多具有争议性、拥有多种理解与选择的话题。

該作文題呈現了隨著時代變遷與社會發展,“微信直播代客祭掃”新服務逐漸興起的現象。“微信直播”是學生熟知的電子信息技術,“祭掃”也是真實的社會情境,同時“微信直播”的確有存在的合理性,因爲它方便快捷,但“祭掃”確實是文化傳統,不可缺失,那麽“微信直播代客祭掃”究竟合理嗎?這就在內容上對學生思維有所驅動,引發學生結合生活經曆與文化傳承等方面對此問題進行分析,做出自己的判斷。

4.情感驅動

劉勰在《文心雕龍·知音》中說:“夫綴文者情動而辭發,觀文者披文以入情 。胡適先生也曾說:“情感者文學之靈魂,文學無靈魂,如人之無魂,木偶而已” 。文章本是心靈的産物,而情感驅動是心靈發育過程的源源動力,且更利于心靈的自然表達。

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的材料便往往具有情感驱动性,作为点燃学生写作激情的一大助力。

該作文題系學生身邊事,“寫家書”這件平時自己想做或者做過的事情,學生有話可說,更激起了其內心情感的波動。學生可設身處地思慮此情形,假如是自己,那麽是通過微信、QQ等便捷的形式联系家长呢,还是会选择方式古老却能传达浓情蜜意的亲笔信?真实的情境设置,引发学生产生真实情感,驱动其表达内心的真实声音,这便是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的情感驱动优势。

5.思維驅動

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由于材料反映问题的对立性、思辨性特点,同时要求学生就事论事,缘事说理,那么在思维上自然驱动学生对问题进行具体分析,从小事件窥见大道理,从平凡普遍的事情映射至社会问题,能以发展的眼光,一分为二、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方法分析思考问题,引导学生对自我价值、社会担当与公民责任等问题深入探究。

该作文题实际上揭示的是一个社会老龄化问题严重,而子女“孝心”不够,关心过少的社会现象。那么苏州这家护理院推出的“奖孝金”制度究竟是改善了这一现象,还是加重了这个问题呢?这便需要学生理性分析与辩证看待,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果“奖孝金”制度能够唤醒子女们真诚的发自内心的孝心,那这便是值得提倡的,如果增加看父母的次数是为了金钱利益,那么这项制度的推行便有待商榷。这道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题具有较强的思维驱动,引发学生独立思考,理性分析,引导其建立对家庭与社会的责任感。

6.想象驅動

朱光潛先生在《寫實與想象》中談到,“凡是真正的文藝作品都必須同時是寫實的與想象的”。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由于材料本身的鲜活性与情境性,学生并非真正体验过材料设置的情境,而需要凭借“旧经验”来处理与解决情境反映的问题,但同样需要“旧经验”的“新综合”来分析、权衡与选择,阐述自己的新观点。而这个“新综合”的过程便是“想象”的过程,产生文学作品的过程。

該作文題提出的“假冒名人雞湯”學生平時肯定接觸到過,學生必須利用已有的生活經驗去思考此種行爲給自己與社會帶來的影響。然而學生並未在平時仔細思考過這個問題,所以對于這種行爲學生必須借用原有經驗利用想象進行全新的分析和權衡,聯系相似、相關、相反的事實材料進行生發,對結果進行合理預測,最終做出選擇。

 

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对学生思维品质的提高、独立思考理性表达的诉求满足以及解决问题能力的提升均有不可低估的作用。同时它引导学生关注社会、走进生活,建立起学习与社会、生活的桥梁,对今后学生成为社会人,成长为合格的公民亦有不可忽视的作用。希望笔者对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內涵与類型的探索可以为今后此类作文教学的研究与实践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參考文獻

[1]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制定.普通高中語文課程標准(2017年版)[S].人民教育出版社,2017.

[2]潘湧.語文新課程與教學的解放[M].廣州:廣東教育出版社,2004.

[3]周紅.語篇知識建構與對外漢語寫作教學研究[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

[4]王甯.語文核心素養與語文課程的特質[J].中學語文教學,2016(11).

[5]歐陽國勝.“任務驅動型作文”名稱溯源、命制要求與寫作指要[J].語文教學通訊,2016(2).

[6]馮希娟.高考作文命题 “新” 形式——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特点分析[J].語文建設,2016(4).

[7]陳春明.任务驱动型作文的內涵及发展趋势[J].語文建設,2016(12).

[8]肖勁松.任務驅動型材料作文的特点及备考策略[J].語文教學通訊,2016(6).



[①] 王甯.語文核心素養與語文課程的特質[J].中學語文教學,2016(11).

[②] 張開.注重題型設計、強化教育功能——2015年高考作文的特點及相關問題的解讀[J].語文學習,2015(7-8).

[③] 轉引自謝春栾.淺談如何讓語文課堂真正“活”起來[J].語文天地,2009(23).

[④] 周紅.語篇知識建構與對外漢語寫作教學研究[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

[⑤] 歐陽國勝.任务驱动型作文的內涵解读与写作指要[J].語文學習,2016(3).

[⑥] 劉勰.文心雕龍[M].上海:中華書局,2012.

[⑦] 胡適.文學改良刍議[J].新青年,1917(1).

[⑧] 朱光潛.先生教你寫文章:談寫作[M].北京:北京教育出版社,2014.